当前位置:企业内刊 - 随想杂谈 - 
随想杂谈

刍议“革命的一块砖”精神——观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有感

刍议“革命的一块砖”精神——观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有感
2009-11-19 8:55:52    浏览 17 次

        
                                        文/肖毅
    曾听老人们充满感情地讲:“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当时笔者还小,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感觉一头的雾水。参加工作以后,笔者也听朋友说过这句话,然而多数时候是以一种揶揄和不屑的口吻在说,多数时候是在发泄因为工作调换或职位贬低之后的某种不满情绪。最近,笔者观看了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以下简称《正道》)之后,猛然对“革命的一块砖”有了一些顿悟和觉悟,在此抛“砖”引玉,与朋友们共勉吧。
   《正道》的主人公杨立青,系黄埔军校三期毕业。1927年“4.12”反革命政变之后,他毅然投身革命阵营,成为了一名红军指战员。作为一名曾经参加东征和北伐的职业军人,他在红军的历次“反围剿”战斗中很快崭露头角,成为彭德怀手下的一员虎将。后来,他历经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终于步入了将星行列。就是这样一位战将,却因为革命工作的需要,多次被调离心爱的部队,去从事完全不同的工作。
    杨立青的第一次调动是1930年前后,他的老师瞿恩召唤他担任中共上海市委特科负责人,他行动果断迅速,铲除了很多判徒,沉重打击了中统特务的嚣张气焰。第二次调动是担任红大教员。第三次调动是担任抗大教员,当时他已经是八路军的一名团长。第四次调动是1943年前后,他到重庆担任中共情报部门的负责人,设计干扰了国民党特务的侦查,保护了潜伏在西安的中共秘密电台。第五次调动是1946年前后,他到东北联军担任了一个“特别部”的部长,主管军工厂、后勤等杂七杂八的事务,杨立青自称是“救火队长”。
    从剧中看,杨立青是真正做到了“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他的每一次调动都是全新的考验,但是他每一次都能够出色的甚至是创造性的完成一个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看了杨立青的表现,笔者不禁生出一种感动,一种感佩和一种感悟。原来这就是“革命的一块砖”精神最生动也是最好的注解。
    笔者以为这种“革命的一块砖”精神包含了以下四层含义。
    首先,这种精神反映了对于“工作需要”的服从观念。曾几何时,“革命需要”是不需要理由的,为了革命需要,我们的先辈们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们的先烈们是前赴后继,在所不惜。在现在看来,重提“革命需要”,确实有一些“左”的味道;因为“革命”这个词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在当今,我们提倡要服从“工作需要”,这个需要的上级可以是党和政府的领导者,也可以是企业和部门的经理们。由于工作需要而发生调动或调整,我们不要牢骚满腹,不要怨天尤人,更不要上窜下跳。毛主席曾规劝柳亚子说:“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我们既要乐于“上调”,又要安于“下调”;因为服从“工作需要”能够使我们的心胸豁亮,使我们的人生豁达,使我们的消沉豁免。
    其次,这种精神告诉我们:做人就是做“砖”,做官就要学做“砖”。因为这块砖是“方方正正”的一块砖,它提醒我们为人要清正,不要圆滑;要走正道,不要走歪门斜道;只要“方正”的人越多,社会主义这堵墙就越严丝合缝。因为这块砖是有硬度的一块砖,它提醒我们要有硬本事,不要假本子;要有硬骨气,不要软马屁;只要有硬度的人越多,我们民族的腰杆就越硬。因为这块转是经过烈火焚烧考验的一块砖,它提醒我们要经受住重重考验,不要畏难畏险;要坚定信念和理想,不要丧失原则甚至丧尽天良;只要经受住考验的人越多,我们国家的发展进步就越稳固。
    再有,这种精神昭示了无私的胸怀和大局的观念。正所谓心底无私天地宽,海纳百川容乃大。但是,当今的某些政府官员为了谋取一时的实权和一丝的私利,而不惜一世的势利。哪个部门权力大,哪个位子油水足,哪个部门责任小,哪个位子升迁快……他们就擦亮了眼睛往“钱”(不是前)看,卯足了“钱力”(不是潜力)往上拱,削尖了脑袋往里钻……这些人哪有什么无私的胸怀,有的只是小肚鸡肠;哪有一点大局的观念,有的只有个人利益!看了《正道》中杨立青的表现,对比这些人的林林种种,笔者替他们感到羞耻,觉得恶心。好好的反省吧,某些大人们!
    最后,这种精神是“执行力”文化的完美体现。现在很多管理学大师都习惯于从国外舶来品或者中国古代传统里寻找“执行力”的案例,笔者以为“革命的一块砖”精神就是现成的“执行力”文化的经典案例。对于政府官员,讲“执行力”就必须坚决贯彻中央的文件和政策的精神,并且不折不扣地执行,不提条件地执行。不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应付,不是“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地放纵,不是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放肆……
    在当今社会,这种“革命的一块砖”精神不是过时了,而是更迫切地需要了。因为时代呼唤这种精神,人民需要这种精神,社会主义中国需要这种精神!无论是企业还是国家,都需要一块块这样的“砖”,都需要一次次这种高尚的“搬”。只要全社会能够生产出更多这样的“砖”,我们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基础就会更加牢固,我们社会主义的事业就会更加兴旺发达!

博评网